陈纯那些花儿

时间:2021-9-8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
伤疤部位变白是不是白癜风病 http://www.zgbdf.net/baidianfengbaojian/xinlitiaojie/54909.html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:这个夏天雨水特别多,有一两周是每天都在下雨。对于养月季的人来说,雨水既是福音也是负担,雨水里有很多天然养分,对于月季生长极为有利,但雨过后最好打抗菌药,不然易得黑斑病和白粉病。如果两场雨的间歇不超过四小时,可以不打,打了也会被雨水冲走。阴雨连绵的天气我就常偷懒,于是有些月季的叶子难免黑斑点点。无怪乎都说月季夏天的观赏性远不足春秋两季。?我是从去年十月开始养花,一位多年的好友看到我发露台的照片,问我打算怎么布置,我说还没什么主意,她说,不如我送几棵月季苗给你吧,反正你那地方那么大,空着也是空着。说句老实话,那个时候我连月季长什么样都没有概念,更不可能想到自己后来会养上几十个品种了。她给我发了几个链接:营养土、鸡粪、陶粒、加仑盆,让我照着买。看到这些的时候我都懵了,我以为种花无非就是到楼下挖点园土回来,埋上种子,每天浇水就可以。她一点点给我解释,一般的园土很难把月季种活,因为不透气,要用营养土才行;加仑盆不算很好,但至少比陶瓷盆好,而且便宜,在盆底放上陶粒的话就不容易积水,避免月季烂根;鸡粪属于有机肥里肥效比较强的,用来做底肥。等到月季苗和这些配备都到了,我就照她的指示操作:先在盆底放上一层陶粒,撒一层营养土,再撒一层鸡粪,再放土,等土垒得差不多高,就把植株放进去,把根部埋起来。?她给我寄了五个品种的月季:真宙、羽毛、莫奈、和室和空蒙,其中空蒙是带着花苞的,其他的都是光杆。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养得活,但这些月季的到来激发了我的野心。我开始环顾这个露台,也不再想别的布置了,就想用植物去充实它,把它变成一个花园。?因为是顶楼,光照是没有问题的,但当时我对各种植物的习性还不太了解。这个露台分两层,第一层其实就是房子的二楼,从楼梯走上来,有个十几平的阁楼,配有卫浴。推门出去,就看到一个开阔的空间,后面我装了洗手台,买了水纹长桌和波尔多椅,把它作为休闲区。休闲区的右边有一个弧形的石椅,或者石台,正好是我房间那个弧形的半落地窗的上方,装修的时候没有想好,林师傅在它上面铺上跟侧边一样颜色的棕红色小砖,所以就不能当椅子来坐了,不然就有点失礼。我把几株上好盆土的月季就放在那里。?阁楼的北面,有一块不大不小的区域,尽头就是石桌石椅所在的亭子。我买了一些黑色铁架,并排放在墙边,有个架子是三层的,一个是两层的,把植物放上去,正好高低有致。阁楼侧边有一条不锈钢楼梯,可以上第二层,二层上面的水泥疙瘩已经被我用草酸清除得差不多了。我妈想在这里晾衣服,但晾衣架不能占据它所有的空间,后来我把二层作为月季的疗养区,因为这里光照最为充足。?彼时我最想种的不是月季,而是树,能不能结果还是次要,最重要是枝叶繁茂,有这么大的一个露台,为什么不能有这样的愿望呢?在网上看了一圈,都说香水柠檬树最好,清香扑鼻,颜值高,果子又能吃,我就买了一棵,还配了个白色菱形水泥盆。一开始我没有自己的主见,都是网上说什么好就买什么,于是买了鸭脚木、白掌、花叶络石、金钱木、金枝玉叶、杜鹃、茉莉、栀子花,还有十二种香草。这些习性都不太一样,金钱木和金枝玉叶是多肉,不需要经常浇水,最好别在阳光下暴晒;鸭脚木和白掌都不太喜欢直射光,最好放在室内养护,浇水频率比多肉稍高一些;杜鹃、茉莉和栀子花喜光喜水喜酸,浇水的时候最好加点硫酸亚铁,怎么晒都没有问题;花叶络石也是喜光喜水,而且叶子还会随阳光多少而变色;至于那些香草,简直是吸水机,如果不是用那种自带吸水棉绳的小盆(所谓的懒人盆),基本每天都要浇水。?最让人崩溃的是,上面这些植物和月季的习性通通不一样,而月季是最容易养死的。水多了不行,容易积水烂根,肥多了不行,容易烧苗,土和盆不透气不行,容易闷根,最重要的是月季需要全日光照,光照越多越好(夏季温度过高时需要遮阴),至少也要在四小时以上。朋友送来的五个品种,空蒙开过花后元气大伤,真宙、羽毛和莫奈都长芽了,只有和室没有动静,而且还逐渐发黑,到全株死亡。大约是水浇多了。?国庆过后,我突然得到灵感,想利用雨棚弄一个花瀑布。我不是没有想过做花墙,但露台唯一适合做花墙的那一面墙朝北,几乎享受不到什么光照,只能挑耐阴的攀援植物,可选择的不多。深圳攀援类的植物,最出名的当属三角梅,不仅在马路边随处可见,而且许多人家也爱养,隔壁那家的三角梅已经有一大截枝干伸到我们露台边的空地上方了,花量大得把枝头都压弯。我想一不做二不休,干脆就用藤本月季来做花瀑,候选项是红色龙沙宝石和蓝色阴雨。后来红龙开了一朵花就休眠了,蓝色阴雨只能当仁不让,我担心蓝色阴雨也歇菜,又再买了两盆,到时谁行谁上。?除此之外,我又买了两棵树,蓝花楹和樱花树,幻想着未来有一棵会长得像伞一样,在某个时节落英缤纷。粉红和浅绿两种颜色的乒乓菊,主要是作为花园色彩的点缀。青苹果竹芋和彩虹竹芋,和鸭脚木、白掌一起,都放在一楼朝北的阳台。我爸妈也耐不住寂寞,从花草市场搬回来两个庞然大物,一盆罗汉松,一盆红雀珊瑚,被我抱怨破坏了花园的和谐。其时恰逢各大平台在烧钱抢占社区团购的市场,我妈开始享受几块钱就买到一盆花的快乐,陆陆续续给家里增添了二三十种各式花草。?养花以后,查资料和照顾各种花草,就占了我业余时间里的大头。我买了英国皇家园艺学会出的《园艺百科全书》,和一本日本人编写的《小空间花园设计与营造指南》,但最直接的信息来源还是网上的园艺博主。在肥料上,除了花多多一号和二号,我还买了氮磷钾三元复合肥(颗粒)、磷酸二氢钾、硫酸亚铁、羊粪,但没有买奥绿。药方面最烧钱,起初只买了一套月季卫士,一瓶杀红蜘蛛,一瓶杀菌,一瓶杀虫。接着我又购入亩旺特、哒螨·螺螨酯和阿维·乙螨唑专杀红蜘蛛,吡虫啉专杀蓟马,百菌清和代森锰锌用来预防真菌病害,世高和拿敌稳对付黑斑病和白粉病,腐霉利专门针对灰霉病。至于园艺剪刀、洒水壶、喷壶、铲子和钉耙,那更不在话下了。?即便工具齐全,这个过程也充满艰辛。都说没见过红蜘蛛不算养过月季,谁能料到我的香水柠檬才是红蜘蛛的重灾区?起初我用亩旺特和月季卫士里的花夏净,想着交替使用两三次应该就没问题,谁知好了一段时间,它们又卷土重来。后来我用水冲,治标不治本,往往是水干了没多久又有,只能早中晚反复喷水。被红蜘蛛啃食过的叶子,叶面中心会开始发黄,并逐步扩散,到一定程度,这叶子就只能剪掉了。好好的一棵柠檬树,两个月后只剩光秃秃的枝条,我把它放在花园的角落,还能淋得到雨水,但已不加照料,它硬是挣扎了近半年,才含恨死去。?月季当然更不省心,空蒙、红龙和朱丽叶,开过一次花就进入休眠了,那时才十一月中,也不知如何将它们唤醒。三盆蓝色阴雨,枝叶倒是长了不少,有时还会长出笋芽,但就是不见花苞,我一度怀疑自己买到假货,又听说蓝色阴雨在广东开花都是碰运气,有的人养的蓝色阴雨到死都不会开花。唯一让人抱有希望是真宙,它从一开始就是长势最好的,但它是一种可藤可灌的月季,枝条容易长得老长,白白浪费了许多营养。一直到十一月下旬,我才看到自己种出的第一朵花,而且这真宙花型并不饱满,稍稍有点干瘪。?花园的转折点在于两位朋友。一位要搬家,几棵月季新家放不下,就想到送给我。一位与我同好,给我推荐了一个卖花的店家,江湖人称“帮主”。第一位送来的是真宙、美咲和蓝色风暴。她的真宙是真大,像是老桩,中间一根又粗又高,以至于垂了下来;美咲也是老桩,形状颇为九曲回肠;蓝色风暴倒是很正常,就是不开花,到现在也不开。我去看帮主的直播,以十元左右的价格拍到了许多好苗,比如浪漫宝贝、草药、藤彩虹、梅赛德斯、纽曼姐妹、科莫、夏洛特夫人,这里面浪漫宝贝、藤彩虹和夏洛特夫人也是藤本。第二位朋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换掉一批花,她把自己养过的红色直觉、复古棕色、伊芙(三盆)、羽毛、和室、果汁阳台、拿铁咖啡通通送了给我,成了我花园里的开花大户。?我从帮主那学到了不少有用的手艺,比如修剪。对于月季来说,修剪极其重要。如果不会花后修剪,月季再次开花时间要大大延迟。正确的花后修剪是在花下选一底部有饱满芽点的五瓣叶子,在其上一公分处剪下。修剪也是主要的塑形办法,理想的塑形就是让大部分枝条长在相似的高度上,像上面那盆真宙,等它中间那根开过花后,我就狠下心把它拦腰剪断。修剪还要剪掉枯枝、弱枝、盲枝、交叉枝。前两者不必说了,盲枝就是那些芽点黑掉的枝条,一般乃缺少肥料和光照所致,修剪方法与花后修剪类似。对交叉枝的修剪,有美观上的考虑,也有健康上的考虑,倘若不剪掉交叉枝,植株内部就会枝叶过密,不通风,病菌虫害容易滋生。修剪会上瘾,因为那种主宰植物命运的感觉,也是一种权力欲的体现,一刀下去,植物有好一段时期的长势都会受到影响,所以必须得克制。在冬春季节天气不好的时候修剪,还可能导致伤流。?露台第一层放不下以后,我把一些还没长开的放到第二层。第二层的花渐渐多起来,我开始考虑对它进行更细致的规划。蓝色阴雨依然是长叶不长花,但枝条也慢慢粗壮起来,而且三盆不相上下,于是我打算给它们全都换一次盆。原本是两加仑的盆,换成三加仑的最好,但我当时只有一个三加仑盆和两个五加仑盆,换上以后诚惶诚恐,因为盆大土多干得慢,不小心水就会浇多了。我在露台靠近雨棚的边沿,左中右三个位置,各放了一盆,然后开始给它们塑形。这是个慢慢摸索的过程,因为我在网上也没有看过相似的案例。我把每盆最粗壮的三到四根枝条留着,其余的剪掉,然后把这几根枝条顺着雨棚的角度向下拉,中间用铁丝固定好。如果单独把这几盆拎出来看,那都是相当奇怪的形状,每根枝条像抛物线一样,抛物线上又开出了分杈。但花瀑就是这样初具规模。慢慢地,我也尝到了其他甜头。入住以后,我买回一盆苹果尤加利,和一盆银水滴尤加利,苹果尤加利放在书房的吧台上,极大地提升了周遭的格调。银水滴长势迅猛,在春节前,我将它换到柠檬树的白色菱形水泥盆里,恰好和家里买的茶花相映成趣。除了真宙,其他月季也盛放了。一开始是美咲,莫奈也开了一朵。春节过后,竟成群芳争艳之势。羽毛上结了几十个花苞,自成一支大军。伊芙和复古棕色也不遑多让,花苞虽不多,但胜在大而饱满。浪漫宝贝和夏洛特夫人长势喜人,且株型周正,是新生代的佼佼者。梅赛德斯和草药,无端从底部抽出一些强笋,花朵也随之绽放,让人措手不及。然而最惊艳者,当属红色直觉。它刚到我家时,株身已经一米二三,与第二棵真宙相仿佛。在羽毛全身遍布花苞之时,它只低调地结了八九个,我也不多在意。等它第一朵花盛开,我才知道它有如此卓越的实力。红色直觉的花,是这花园里花型最大的,乍看像普通的红玫瑰,但花瓣上遍布深浅不一的纹理,如云霞一般,自然有一股仙气。?正是红色直觉的出现,刺激了我对插花艺术的向往,因其质地厚韧、枝干挺拔,天然就是插花的材料,不像美咲和羽毛,花瓣脆弱、枝条绵软,没有太多可塑性。银水滴尤加利适合用来做衬托,深灰绿的色调,几乎是百搭。我入手了许多个花瓶,其中“混果汁”的油柑瓶我最为喜欢,实实在在的买椟还珠。花的韧度、形状、颜色,花瓶的大小、质地和外形,搭配的物件,周遭的环境,对于插花来说都是重要的。惭愧地说,目前并没有插出什么好的作品,只能愉悦一下自己,但自己种花自己插花的方式,让我有一种将生活与艺术融为一体的自豪感。?有些朋友不理解这点,看到我在种花,就说:“你过上中老年生活了?”或者:“你现在只想岁月静好了?”这是对生活缺乏想象,对历史缺乏了解的表现,但凡看过《菊与刀》的人,也不会轻易这么说。现代人总是习惯将生活分为“公共领域”和“私人领域”,或者将自由分为“积极自由”和“消极自由”,即便在罗尔斯的“政治自由主义”里,民主的公共文化和个人的整全性信念似乎也是割裂的。从近来的研究上,我愈来愈觉得这种区分,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不合理的。个人的生活本身,就不存在任何公共性吗?把自己的生活过好,那就是对自身心力最好的养护,也是积蓄力量的根本,是微观层面对不义的反抗,也是在自己的身上克服这个时代。养花以来,我对世界的感知和理解发生了一些变化。现在我写到在深圳一起长大的朋友,会说:“我们的关系就像花园角落那将死未死的植物,你总是想着还可以救一救,但却总是忘记。”植物偶尔也会“教我做人”。朋友送的莫奈,开过一朵花后便得了“根瘤病”,据说是植物的癌症。我认真地给它做了一次手术,将根部的瘤用刀切下来,再给它用杀菌药消毒,过了一个月,它的瘤又长出来了。我觉得它应该是没救了,也就不再养护,但我妈并不知情,偶尔还是会给它浇一下水。就这样,这株莫奈居然活了下来,还开出了十几个花苞。在被根瘤吸收掉大部分养分的同时,它依然不屈不挠地生长开花,这样顽强的生命力,不禁让我心生敬意。养花,如果目的性太强,总是会让自己失望的。在我踌躇满志,打算种出一个植物江山之时,几株月季相继在雨季死去,其中有春节发力最猛的羽毛,有沉稳扎实的复古棕色,还有据说最好养的果汁阳台。但倘若放下执念,它们倒是常能给你惊喜。茉莉和栀子花,买来的时候都不到一加仑,从十月到春节,几乎不怎么长,我一度以为它们命不久矣,但春节过后突然爆发,三个月内连续换了两次盆,第二次换盆时看根系,又粗又密,健壮异常,现在茉莉已然成了露台之光。?上个月,蓝色阴雨终于长出了花苞,打破了广东不适合种蓝色阴雨的诅咒。它们的枝条,顺着雨棚渐次前进,分杈,其中有一些,从棚上垂了下来,虽然还没成一片瀑布,但已经是天上之水,让我感叹自然的神奇。陈纯


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sdbzjh.com/jbzd/10923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